跟植物说话的男生

投稿:apple作者: [我的文集]来源: 时间:2019-09-05 21:59:37 阅读:0
跟植物说话的男生

第六十号男生,在英国念一个很奇特的学院。

  那个学院没有电,天黑以后就点蜡烛。那个学院的学生都不准开车,只能走路,或者搭陌生人的便车。

  那个学院的学生除了上课以外,每天早上都要到田野当中吟唱中古时代的欧洲僧侣经文,同时做一些介于膜拜、呼吸和舞蹈之间的舒缓动作。

  那个学院的学生,还要种一块自己的田。

  六十号男生,既然是这个学院的男生,这些事当然他都遵守,而且乐在其中。只是,他是在城市长大的,他没有种过田。

  到了英国,他当然也不会忽然就会种田了。英国这家学院的老师。叫大家到田里去收晚上要煮成晚餐的马铃薯,大家都在天未亮的大清早去田里用手翻寻马铃薯。一人拎一麻袋回来交差。六十号男生拎回来的那一袋最重,因为他摸来装在袋子里的都不是马铃薯,是石头。

  他的手分不出来马铃薯跟石头的差别。

  但六十号男生还是很爱到田野里去唱歌跳舞,跑来跑去。那所学院的老师叫他们要常跟植物说话,安慰植物,鼓励植物,也从植物身上得到回报的温暖、善意。

  这个习惯他保留下来了。六十号男生离开那所学院以后,也就回到文明世界,重新又用电、又开车,也不再每天早上去田野吟唱舞蹈、不再摸黑找马铃薯了。但他保留了跟植物说话的习惯。

  我认识六十号男生的时候,他教我怎么跟植物说话。

  他带我到嘈杂马路边的公园里,去安慰那些一直忍受车声废气的可怜的树。

  他叫我抱抱那些树,拍拍它们,称赞它们,鼓励它们。

  六十号男生,是我所认得的人当中,唯一常常跟植物说话的男生。

    相关扩展阅读: